Ellen

喜欢你们是可以坚持很久的事

享受平凡

嗯走吧,坦率的走你路去!

说腻晚安。:

你们都别哭了,他要走就让他走吧。


刘志宏的退圈微博出来的时候,易烊千玺还在某个不知名的山旮旯里进行三周年的训练。他刚完成一支舞,一身汗地躺在地板上喘粗气。半个小时前,王源刚被人叫去楼上,这样的情况有点儿奇怪。平时一般有事都是跟他们三个一起说,或者告诉他们队长,然后由王俊凯跟他俩说。看得出来,王俊凯也有点儿疑惑和焦躁。


“千玺,你觉得他们喊源儿去干嘛?”


王俊凯嫌弃地用脚尖踢了踢易烊千玺膝盖,处女座的小队长急得都忘记了洁癖。


“不知道,但是我今天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不行,等会儿我要给宏宝打个电话,不然总觉得不安心。”


易烊千玺用右手捏了捏鼻骨,略显疲惫地说。刘志宏已经中考结束很久了,但是他们还是保持着他中考前的几乎断绝联系的状态。易烊千玺安慰自己,都是因为自己太忙了刘志宏不想打扰自己,所以才没有联系自己。


练习室的门被重重地阖上,王源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看到易烊千玺的时候,才扯出个难看的笑模样。易烊千玺没来由的,心里一紧。


“千玺。”


王源挨着他坐下,嘴巴张张合合,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张口。一个队里的接话担当难为成这样,这一定是件很大的坏事,易烊千玺心想。他突然有点不想听了。


“待会儿再说吧,我先去给宏宝打个电话。最近太忙了,都没空给他打电话。”


易烊千玺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摸着自己的前后口袋找手机。


“他没空,别打了。”


王源打断了他徒劳无功的挣扎,抬头看向了他的眼睛。


“为什么?你刚偷偷给他打电话了?宏宝是不是在毕业旅行?还是回老家了?你怎么不给我接会儿电话,我都好久没联系他了。”


易烊千玺强笑着对上王源的视线,撒娇耍浑地想转移话题。


“刘志宏估计现在在公司处理退圈的事呢,他没空接电话。刚他们找我说了这事,让我回来跟你们说一下,到时候应该是发微博公布,他们也会用我们的微博号回复评论,让我们专心训练就行。”


王源的声音已经哽咽,红着的眼眶有大颗大颗的泪珠滚出来,但是他还是倔强地抬头看着易烊千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出那么残忍的消息。王俊凯的鼻头也红红的,他半跪着掰开王源紧握成拳的手,揉了揉被掐出四个半月形的手心,与他十指相扣。


“这让我怎么安心训练?嗯?怎么安心训练?”


易烊千玺一脚踢翻了旁边来不及盖上瓶盖的矿泉水瓶,水渍在深色地毯上一圈圈地晕开。


“不行,我要去找他们,是他们逼宏宝的对不对?我去让他们把宏宝留下来。”


易烊千玺整个人被这消息激得发昏,声线不稳地低吼声在隔音良好的练习室回响。


“去啊,你去了能说什么?让刘志宏留下来?然后呢?他的未来你能保证么?你能确定这就是他想要的?退一万步说,这都是他想要的,你做的都是对的。那你能拿什么资本来和他们做交换?就凭我们现在仅有的这些人气?”


王源的话让易烊千玺再迈不出一步。多狡猾啊,那群老家伙。他们总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让王源通知他们这个消息,就笃定他最冷静,最会审时度势。最后他还是会被说服,因为那该死的无能为力。


最后看了一眼那关闭的门,易烊千玺好像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靠着墙缓缓坐下,抱紧了自己的膝盖,有断断续续的呜咽声从他黑色的连帽衫帽子里传出来。王源和王俊凯一左一右地抱紧他,于是那细细的呜咽声便大了起来,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脸颊贴在不断变凉又因为沾上新的泪水而有些微热的裤子上,易烊千玺迷迷糊糊地想,这次,他是真的要失去他的宏宝了。


我要的不是你爱我,更不是你恨我,都他妈的太麻烦。我要的只是简单地,只是诚实地,好好享受平凡。


刘志宏从公司门口出来的时候,被外面蹲守的粉丝认了出来,他对她们挥了挥手。最后对送他下来的任姐姐鞠了一躬以后,他拉紧了双肩包的带子,在重庆七月的骄阳似火里,挺直脊背大步跨向了自己的未来。


虽然这个结局早有端倪,刘志宏也不算太过意外。但是真的要直面这个事实的时候,他还是鼻子发酸。刘志宏微微抬起了头,让快流出来的眼泪倒流回眼眶。他突然想起易烊千玺,他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闹?一定会哭吧?


刘志宏终于笑了出来,眼眶兜不住满满的湿意,一颗一颗的眼泪顺着桃花眼漂亮的眼尾滑下来。他想,易烊千玺那个小哭包看不到,那我也可以,偶尔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学他哭上一哭吧?毕竟,我太累了。


刘志宏太累了。父母的不理解,粉丝的掐架,公司的施压。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是我还不够优秀吗?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呢?刘志宏总在心里这样问自己。他努力了,并且一直努力着。可是现在,支撑他前进的所有动力之绳,终于断了。


已经走得足够远,看不见那群粉丝,也远离了那个他呆了六年的公司。刘志宏一直挺直的脊背终于弯了下来,他在这人迹罕至的角落里,靠着尚且青翠的银杏树坐了下来。


他暂时不想回家,不想看到或许欣慰,或许埋怨的父母脸上的神情。可是他也无处可去,再过一会儿,他一定会被很多人质问。他现在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应付那么多,可能只是单纯关心,也可能只是为了探听虚实的人。


刘志宏稳了稳不停哆嗦的手,从书包里掏出了手机。他点开短信,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和易烊千玺所有发过的信息。


“就这样吧,你不适合平凡。”


刘志宏给易烊千玺发了最后一条短信,狠狠心清空了信息箱,把和易烊千玺相关的所有软件账号拉黑取关,然后长按电源键关机。


嘿!我们盛开吧。所有的矜持都是浪费,你的狼狈和妩媚,都是叫一见钟情的东西。


收到短信的时候,易烊千玺正躲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喝酒。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一个人。胖虎难得地纵容了他的任性,还偷渡了一打啤酒给他。大约所有情场失意,都需要酒精麻痹,不然怎么显得我情深似海,无可自拔。易烊千玺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脸上满布的泪痕干后使得他的整张脸都紧绷绷的,笑得整张脸拉着疼,身上和腿上都是汗水和泪水干了以后特有的黏腻感。他坐在拉上窗帘的黑暗房间里分心想着,宏宝看到我这样,一定要嫌弃我的。


短信提示声在寂静的小房间里突兀地响起,微醺的易烊千玺手忙脚乱地循着声音去找手机,摇摇晃晃地膝盖狠狠地撞上了床脚。他干涩的眼睛里还是应激性地冒出了一点水汽,还好终于摸到了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他慌张得输错了好几次密码。其实,那短短的一句话,连解锁都没必要,他就已经看完了,但是他不敢信。他终于输对了密码,反反复复把那条短信看了好几遍。他简直要怀疑,那是谁对他做的恶作剧了。可是宏宝名字前面的黄色五角星和后面的红色爱心都是他自己加上的,连不信的理由都找不到。


他跌跌撞撞地走回放置啤酒的角落,摸出一罐瓶壁还带着水珠的啤酒,鼻尖凑上去亲昵地蹭了蹭,从喉咙里吐出一个带血的名字,宏宝。轻的仿佛是,一声叹息。


易烊千玺突然想起他们的初见,穿着黄底彩色圆点t恤,系着红色小领结,戴着黄色爱心型眼镜的小正太。歪戴着黑色黄边的鸭舌帽,正在做着羞耻度爆表的kiyomi,脸红得好像下一刻就能滴出血来。喜爱街舞,偶像Bigbang的易烊千玺其实是很有些看不上这些卖萌舞蹈的。但是架不住,那个萌度同样爆表的小正太,仿佛天生就是照着他的萌点长的。


易烊千玺后来回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我要的一定是对的,因为我曾经错过。伤口偶尔还会疼,但是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2023年8月6号,十年演唱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互掐了十年的粉丝们都已经老了,终于愿意拖家带口地举着橙色灯牌给从小看着长大的三个已经长成小伙子的宝贝儿们应援。阿姨们这会儿真的是名副其实的阿姨了,一边跟着唱耳熟能详的歌曲,一边偷偷地掉泪,精致的妆容都花了。


刘志宏的运气还不错,抢到的票是内场靠中间。他看着那三个在台上唱唱跳跳的人,满足地眯起了眼睛。这样已经很好了,他和他的梦想,易烊千玺已经都实现了。


刘志宏没有听完全场,提前离开了会场。摘下鸭舌帽和口罩,右手胡乱地拨弄了几下散开的刘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他想,我已经没有遗憾了,这样已经足够了。


易烊千玺在完成最后的安可曲后,并没有和王源和王俊凯一起退场。


“今天,是我们的十年演唱会。从出道开始,我们每一年每一年地数过来,很感谢你们,一直陪伴着我们。这十年,想要的东西我都得到了。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对得起我的父母,我的公司,我的粉丝们。但是今后,我想对得起付出了那么多的易烊千玺。他想要的,最重要的东西,我希望,他的勇敢和坚持可以让他成功。说了那么多,好像有点儿跑题了。”


易烊千玺不好意思地笑着摸了摸鼻尖,小梨涡在镁光灯下一闪一闪的。引起了台下的粉丝们一阵一阵的尖叫。


“嗯,回归正题。我想正式宣布一下,我打算退出娱乐圈,去做一个舞蹈老师。这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呢,希望还来得及重拾理想。”


易烊千玺调皮地冲粉丝们做了一个wink,然后不顾台下快沸腾成一锅粥的粉丝的反应,大长腿几步就离开了舞台。


还有勇气恋爱的人儿啊,都是因为拥有着,在劫难逃的天真。


可是,真的够了么?


至少,刘志宏在再次遇到易烊千玺之前,觉得自己是已经满足了的,这个念头一直持续到他看到蹲在自己家门口的易烊千玺为止。


看到他的一瞬间,刘志宏不自觉地想拔腿狂奔。但是何必呢。刘志宏叹了口气,他既跑不过易烊千玺,也打不过易烊千玺。再说了,他们都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了,这样子多跌份啊。刘志宏紧了紧手里提着的超市购物袋,过去推了推那个在自己家门口打瞌睡的人,也不怕被人看见,这分分钟不得上头条啊。


刘志宏已经很久没有那么近距离地见过这个人了,他空余的左手仿佛还残留着刚刚触碰过的,易烊千玺的体温。他偷偷用大拇指捻了捻食指和中指,有点儿回味的意思。可是这样好像点钞啊,这真的不是职业病么?银行小职员一枚的刘志宏还有空分神自嘲,拼命地自我解压,以免不由自主地投入这个想念已久的男人的怀抱。


“宏宝,你回来了?抱歉,最近准备十周年演唱会太累了,我等了你好久你都不回来,我就睡着了。”


易烊千玺揉了揉眉心,那颗小小的眉心痣,随着他的动作若隐若现。


刘志宏看着他眼底的青黑和冒出的新鲜胡渣,妥协地让开了房门。


在拍开了易烊千玺拉开冰箱拿饮料的手以后,刘志宏给他塞了一杯热牛奶,指了指沙发。易烊千玺乖乖地端着牛奶坐好,看着刘志宏提着菜进厨房,眼尖地看见了西红柿。


“宏宝!我晚饭想吃红色炒黄色!”


易烊千玺大声地冲着厨房里的刘大厨点菜,很为自己的智商点赞似的,还幼稚地做了个计划通的动作。


等晚饭上桌,易烊千玺就笑不出来了。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也没有违背易烊千玺想吃红色炒黄色的意愿。但是,玉米粒炒胡萝卜丁是什么鬼?还把西红柿片成片儿凉拌。易烊千玺觉得他的心跟这西红柿一样,都是一片一片的了。


刘志宏看着他这表情就忍不住笑出了声,易烊千玺一看他笑了就也高兴了,两个酒窝明晃晃地闪得他的眼睛都要模糊了。多久没看见他了呢?多久没亲眼看见他这样笑了呢?照片,视频,大小王嘴里他的消息,都不如他仔仔细细看他一眼来得踏实。


“千玺,你怎么哭了?都那么大了,怎么还是个小哭包?不就是西红柿炒鸡蛋么,下次给你做。”


刘志宏看见他哭着实有点儿心慌,手忙脚乱地给他擦泪,另外一只手还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从前他们就这样,易烊千玺从小就爱对他撒娇,难过了就抱着他哭。刘志宏哄他可谓是熟门熟路。


“宏宝,我现在可以陪你平凡了。你不要,再不要我了,好不好?”


易烊千玺把刘志宏给他擦泪的手拉下来攥在手心,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脸埋在刘志宏的脖子里。一边说一边打着哭嗝,他坚持了太久了,只想把所有的委屈,全部都哭出来。


刘志宏感觉到那滚烫的泪滴从他的脖子滑进他的白色t恤,把他的整颗心都烫疼了。他安抚地捏了捏易烊千玺的后脖颈,偏过头去啄了啄他露在外面的耳垂。


“别哭了,再不会丢下你了,我发誓。”


我说对了就对了,哪儿来的那么多矫情。我说能永恒,你就信我吧。

评论
热度(118)
  1. 糯米团子食尧。 转载了此文字

© Ellen | Powered by LOFTER